略論檔案的歷史記錄與社會記憶功能


發布日期: 2012 - 11 - 22 訪問次數: 信息來源: 浙江檔案局 字號:[ ]


作者:胡元潮

摘   要:檔案的本質屬性是原始記錄性,檔案的基本功能是歷史記錄,是憑證參考,是管理工具,是歷史再現,是記憶建構。社會記憶是檔案的重要文化功能。歷史記錄是本,社會記憶是魂。

關鍵詞:檔案功能  檔案文化  記錄  記憶  歷史

當前,記憶特別是社會記憶成為學術界研究熱點。有關檔案具有社會記憶功能和如何發揮檔案的社會記憶功能,進而建設檔案文化,也成為我國檔案學界和實際部門關注的課題。筆者認為,檔案的歷史記錄是檔案的基本功能,也即首要功能,是檔案功能之本;社會記憶作為檔案的重要功能,也即文化功能,是檔案功能之魂。

一、歷史記錄是檔案的首要基本功能

歷史是人類社會過去的事件和行動,以及對這些事件行為有系統的記錄、詮釋和研究。狹義上,歷史必須以文字記錄為基礎,即文字出現之后的歷史才算歷史。歷史一是記的歷史,即歷史記錄;二是寫的歷史,即對歷史詮釋和研究。記相對來說是原始客觀的,寫相對來說是主觀人為的。歷史記錄是對過去的一些人和事,通過各種方式保留下來,并作為信息傳遞開去。

檔案是國家機構、社會組織或個人在社會活動中直接形成的有價值的各種形式的歷史記錄,檔案正是這種直接的原始的歷史記錄。此外的歷史記錄還有圖書、資料、口述、實物遺存等。檔案是一種客觀存在,它比較客觀地記錄和反映了不同的人類文明階段、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歷史。人類在社會活動中不自覺地留存了檔案,同時為了更好地生存和發展的需要又自覺地保存了檔案。檔案是人類文化、文明的記錄與物質承載體,是寶貴的精神文化財富。沒有檔案就沒有了歷史。檔案兼具原始性、歷史性和記錄性于一體,是歷史的原始記錄或者說是原始的歷史記錄,這是檔案的本質屬性。

過去的歷史已經不存在了,我們是根據對過去歷史記錄來了解那個真實的、客觀存在的、本來的歷史。這是一種間接的認識,即通過一種載體、中介來認識本來的歷史。此外,對歷史的認識還通過現實生活中歷史的東西,我們對歷史的認識,實際上是基于我們在現實生活中所獲得的知識、認識能力、認識方法和認識技術,這些知識、能力、方法和技術是歷史地積累形成的。過去的、本來的歷史經過載體、中介(過去歷史在今天的各種存留),轉移到了人們的意識之中,即被人所認識。

本來的、客觀的歷史無所謂信與不信,寫的歷史、所認識的歷史則有信與不信之分。信或不信就看所記的、所寫的是不是與本來的歷史相符合。寫的歷史與本來的歷史不是一回事,其間的關系是原本與摹本的區別、是原形與影像的區別。檔案的原始歷史記錄性在于它是人類社會活動的伴生物和證據物,檔案是從當時直接形成使用的文件轉化而來,并非事后為使用而另行編制。它決定了檔案內容與內容所對應的社會活動具有同一性,也即檔案的內容反映的就是形成該檔案的社會活動自身。檔案的原始歷史記錄性決定了檔案成為與其他文獻載體相比明顯占優勢的憑證參考和追溯歷史(記憶)、再現歷史的工具。歷史記錄功能是檔案的首要功能,其他功能都是歷史記錄的延伸。

最近,中央領導提出了“為國家管檔、為民族守史”的要求,這是對檔案機構職責使命的最新最高定位,是檔案工作者的第一職守,是檔案歷史記錄功能的根本要求。忠實地記錄和守護歷史是檔案職業的出發點。當然,這不是說檔案工作者是被動地履行這一職守,我們要依法加強對檔案形成的監管,嚴格控制文件這一檔案前身的生成條件和管理環境,以確保生成文件的原始性、真實性和可靠性;審定并嚴格執行歸檔范圍、保管期限表和進館標準,把好鑒選關,做到應歸盡歸、應收盡收,以確保入藏檔案的完整、齊全。唯其如此,檔案才能進一步發揮資治管理、留存記憶、傳承文化之功能。

二、       社會記憶是檔案的重要文化功能

歷史,是刻在時間記憶上的一首回旋詩。記憶,是人們對經驗的識記、保持和應用過程,是對信息的選擇、編碼、儲存和提取過程。

人類的記憶由單純的腦內(腦神經系統——特殊記憶載體)記憶,發展到以腦內記憶為主、腦外(肢體語言、自然語言、人工符號)記憶為輔,最后到以腦外記憶為主、腦內記憶為輔,經歷了一個不斷演化的過程。腦內記憶存在兩大致命缺陷,一是它是一種生命物質,同人的生命軀體同生共死。盡管腦載體內的信息可以通過語言和行為方式傳遞給后人或他人,但由于受時空的限制,只能進行共時性傳遞。二是腦載體所固有的遺忘特征,致使文化信息的積累與傳承受到極大的遺漏與失真的影響。

檔案是腦外記憶的重要載體,人類社會的檔案思想萌芽于結繩與刻契等原始符號記事,繩是實物載體,結是符號,打結是信息的編碼。這些最初記事的主要目的在于幫助人們鞏固、回憶、提示腦內記憶的有關內容,起到信守、備忘的作用。檔案的真正產生,是在人類社會進入腦外人工符號記憶即產生文字的歷史階段。檔案等物質載體能把腦載體中的觀念型信息物化或外化成物質型信息,使人類的文化信息得以突破時空局限而長期保存和傳承,人類文明才得以進步和發展。

人腦記住信息所耗能量比忘記信息要大得多,記憶總是需要反復背誦才能記住,遺忘卻總是在不知不覺中發生。記憶是要靠信息來維系的,檔案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檔案具有“記”和“憶”的統一性,既有真實的“記”,又有逼真的“憶”。首先,它是主要的記憶載體和工具,因為它記載了歷史,也就記載了記憶,我們能夠在檔案中與記憶不期而遇。其次,它是尋找遺忘記憶和發現過去記憶事實真相的重要載體,是建構、了解、恢復及表達社會記憶的主要元素,具有重要的社會記憶功能。法國歷史學家皮爾·諾納認為,在現代世界中,根本沒有所謂的客觀過去或客觀歷史可言,這兩者都是透過族群與機構的行為在社會中架構出來的。他將此稱之為“記憶場所”,檔案館是一個最主要的范例。不過,如同其他的記憶場所一般,檔案館都是由有力機構所建,為了保護或強化其社會地位。他們透過這些檔案館來操控過去,塑造未來;有些故事幸運地保存下來,其他的故事則遭到邊緣化,甚至遺忘;某些族群受到矚目,其他的則默默無聞。因此,社會族群若要掌控自己的歷史、身份和代表性,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收集、保存、解讀他們自己記憶的原始素材,并公諸于世,也就是說,為他們的記憶建立自己的機構。檔案館與圖書館、博物館并稱三大記憶場所,它們各自以保存原始的歷史記錄、圖書文獻和實體物件的獨特形式傳承記憶。

對檔案記憶功能的認識,早在1950年召開的第一屆國際檔案大會上,當時的法國國家檔案局局長布萊邦就指出:檔案是一個國家的“記憶”。1996年在北京召開的第13屆國際檔案大會上,加拿大著名檔案學家特里·庫克說:“全世界檔案人員,仍然在建造記憶宮殿?!蔽靼嘌绹鹾病た逅挂皇?000年在西班牙召開的第14屆國際檔案大會的致辭中說,檔案館是保存人類記憶的各種表現形式,表現包括保存社會記憶、個人記憶的最權威場所。2004年在奧地利維也納召開的第15屆國際檔案大會的主題即為“檔案、記憶和知識”。

社會記憶是社會情感、心理的重構,并不是記錄和史實本身。因此,文獻記錄不等于社會記憶,檔案記錄也不等于社會記憶。但是,并不是說,檔案機構在建構社會記憶中將無所作為。檔案機構是社會記憶的重要傳承者和有力代言人。檔案機構除了保存社會記憶外,還應根據檔案的歷史記錄,主動地形成社會記憶,并以此影響社會記憶。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于1992年發起“世界記憶”工程,它是世界遺產目錄項目的延續,旨在保護世界文化遺產,特別是文獻遺產,即手稿、檔案館和圖書館保存的任何介質的珍貴文件,以及口述歷史記錄等的項目?!妒澜缬洃浢洝肥恰笆澜缬洃洝惫こ痰闹黧w,收錄的是符合“世界意義入選標準”的文獻遺產。每個國家每兩年可以申報兩份文獻遺產。到2011年5月,已分別有129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205份(組)文獻遺產入選《世界記憶名錄》。中國入選世界記憶名錄的共有7項。世界上已有許多國家建立了“世界記憶”工程國家委員會,中國“世界記憶”工程國家委員會于1995年成立,參加單位有聯合國教科文中國全國委員會、國家檔案局、國家圖書館和國家信息情報研究所,由國家檔案局負責人擔任中國“世界記憶”工程全國委員會的主席。

美國在1994年開始實施美國記憶項目,目前已經有了一百多個主題和大類、900多萬條目的數字資源為美國本土和全球的用戶在線免費獲取。雖然這個項目是美國國會圖書館主導的,但是大量的文獻是檔案。

我國各地還開展了由檔案部門主導的地區記憶工程,如浙江省于2011年初實施了“浙江記憶”工程,上海、大連、青島、成都等市開展了城市記憶工程。社會機構和民間也開展了相應的記憶項目,據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兼檔案館館長馮惠玲教授介紹,該校信息資源管理學院正在進行國家數字記憶工程項目的研究與實踐,設想把中華民族的記憶資源以數字的形式記錄下來,做一個總的大庫,按照歷史原貌,匯集歷史記錄包括民間記錄,除了檔案之外還包括其他類型的資源記錄,以傳承文化和相關利用為主旨,銘刻中華民族的記憶,保護中華文化的傳承,促進中華文明的傳播,增強全球華人的歸屬感和身份感。章東磐主編,山西人民出版社2010年10月出版的《國家記憶:美國國家檔案館收藏中緬印戰場影像》,是從美國國家檔案館復制了關于中緬印戰場的全部23000張照片以及200個小時的紀錄片資料,從中選取最有震撼力和代表意義的首批500余張照片結集,方成此書。章東磐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希望能通過他們的工作,保存一份“國家記憶”。為了保證社會記憶的完整、真實、可用,檔案機構間、檔案機構與相關文獻機構間,記憶的保存者、形成者、研究者和利用者間應加強合作與交流。

記錄大多是無意識的無序堆積,記憶則是有意識的有序疊加,將抽象無序轉變成形象有序的過程是記憶的關鍵。記錄與記憶都是有選擇的,都是所謂的客觀選擇,但是,記錄更客觀些。撰寫的歷史是提供人們選擇的記憶材料。社會記憶是有選擇的記憶,我們應當述而作。歷史記錄本身就是文化,社會記憶更是現實的文化。我們要做歷史記錄的守護者,社會記憶的守望者,努力建設檔案文化,在推進文化大發展大繁榮中作出應有的貢獻。

參考文獻:

[1]苗東升.論信息載體[J].重慶教育學院學報,2006(1).

[2]林平.對信息載體形式發展的幾點思考[J].情報雜志,2001.

[3]陶東風.記憶是一種文化建構——哈布瓦赫《論集體記憶》[J].中國圖書評論,2010(9).

[4]白仙子.集體記憶理論經驗研究的七個維度:1989-2009[J].經濟研究導刊,2010(6).

[5]王紀潮.有選擇的社會記憶[J].博覽群書,2006(5).

[6]勒高夫.歷史與記憶[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0.6.

[7]丁東.保持記憶是人類尊嚴的需要. http://www.iyaxin.com   2009-08-25 .

[8]馮惠玲.中國記憶與數字檔案資源在廣州——在幸福檔案資源體系建設論壇上的演講[R] .中國廣州檔案網.2011-9-9.

[9]馮惠玲.家庭建檔的雙向意義[J].檔案學研究,2007(5).

[10]王英瑋.檔案文化論[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8.12.

[11]衛奕.論檔案編研與社會記憶的構建[J].檔案學通訊,2008(6).

[12]潘連根.論檔案的記憶屬性——基于社會記憶理論的分析研究[J].浙江檔案,2011(8).

[13]任漢中.我們為什么要管理檔案. http://hexun.com/rhzds. 2008-03-16.

[14]丁華東.論檔案與社會記憶控制[J].檔案學通訊,2011(3).

[15]江燕.檔案文化的續寫——略論社會記憶理論下檔案的選擇[J]. 浙江檔案,2011(2).

[16]張照余.檔案館“資治”、“存史”和“文化傳承”功能辯證[J].檔案學研究,2004(5).

[17]葛蘿莉亞·達薩, 索妮亞·培契柯,茱蒂·法拉.保存與促進美國家的種族傳承、身份及代表性:費利拉曼德斯葡萄牙裔美國人檔案館.http://conference.ifla.org/ifla77,Date submitted: July 4, 2011.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