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公共圖書館的檔案文化建設研究


發布日期: 2015 - 10 - 08 訪問次數: 信息來源: 浙江檔案局 字號:[ ]


王瑞旬

摘  要:在人類文明初期,圖書館、檔案館是合二為一的,隨著社會分工和科學技術的發展,“圖書”逐漸從檔案中分化出來,承擔不同的社會功能。但隨著社會的發展,信息化和數字化在各個領域占據了越來越大的比例,這種單純縱向伸展、缺乏橫向聯系的現狀局限性極大,束縛了自身的發展,也不能適應未來的需要。本文從對國外圖書館與檔案館合并后的運行模式中,剖析我國圖書館與檔案館的現狀,研究基于公共圖書館的檔案文化建設的重要性和有效手段。

關鍵詞:公共圖書館  檔案文化  國外圖書館與檔案館  共建共享  家譜檔案利用  信息化建設

1、圖書館檔案文化建設的涵義及重要性

檔案文化是一種原始文化,是一種記錄或記憶文化,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和凝聚力。如果沒有檔案、沒有推進檔案文化建設,歷史文化的連續性就會被阻隔,社會的進步、經濟的發展、文明的延續就不可能實現。檔案文化建設擔負著傳承人類文明、發展社會文化的重任,對社會的各方面都具有重要意義。

隨著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的不斷推進,圖書資料檔案的建設與管理越來越受到重視,公共圖書館作為一個搜集、整理、收藏圖書資料以供人閱覽、參考的機構,具有保存人類文化遺產、開發信息資源、參與社會教育等職能。圖書館檔案文化建設是現代化圖書館綜合文化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具體地說,是指以“文化”建設為核心,從館藏檔案載體及內容兩方面著手進行建設和管理,使檔案這一文化載體能夠更好地記錄歷史、傳承文化,傳播文明,最大限度地提升公共圖書館的社會利用價值以及檔案歷史文化內涵和價值。

此外,在信息化浪潮的背景之下,圖書資料檔案的信息化管理成為了必然的發展趨勢。圖書的資料檔案要真正的發揮其提高人們的文化素質的作用,就必須實現信息化管理,將圖書館的資料以及檔案等實現資源的共享,為社會提供服務。

2、國外圖書館與檔案館合并后的運行模式

2.1、美國圖書檔案戰略規劃中的聯盟與合作

迪萊維科(Juris Dilevko)認為,圖書館與檔案館一體化,可以保存和提供歷史史料和最新的電子資料;或依然獨立,但作為信息場所,具有同等的作用,那就是能讓市民通過因特網利用到信息源。

2010年11月,國會圖書館發布了新的戰略規劃《美國國會圖書館2011—2016財年戰略規劃》,提出國會圖書館的保存研究與測試工作會與全球的圖書館和檔案館實現共享,以促進這些機構館藏的有效利用[1]。

2.2、全球合作項目

世界數字圖書館( world digital library,WDL) 由美國國會圖書館館長畢靈頓于2005 年首次提出,旨在建立一個展示各國文化財富的網絡平臺。2006 年,該項目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認可并著手推動,2009 年4 月21 日,世界數字圖書館網站開通。世界數字圖書館以為世界人民提供免費的歷史文化資源為己任,并有助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促進思想自由交流和信息廣泛獲取、增進文化多樣性、提升知識共享能力等方面實現其戰略目標。世界數字圖書館不以盈利為目的,其成員包含了最廣泛的圖書館、檔案館和教育文化機構,中國國家圖書館、美國國會圖書館、美國國家文件與檔案管理局等組織都是其重要的典藏機構。世界數字圖書館提供多語言和多元文化內容,用戶可以免費獲取各種珍貴的圖書、地圖、手稿、影片和照片等,通過提供教育資源達到促進學術研究和縮小數字鴻溝的目的[2]。世界圖書館項目是在數字環境下,圖書檔案信息融合服務最具代表性的案例,在融合模式、元數據標準、用戶服務等方面都具有良好的示范作用。

2.3、加拿大圖書檔案館

2004年,《加拿大國家圖書檔案館法》頒布。根據該法,原國家圖書館與國家檔案館合并建立—個創新型的知識機構,稱為加拿大國家圖書檔案館(LAC)。這個新機構強化了圖書館和檔案館的作用,使它能夠作為持久知識獲取的國家資源,為所有人服務,為作為自由、民主社會的加拿大的文化、社會、經濟的進步作出貢獻。

加拿大圖書檔案館是—個創新型的知識機構,通過AMICAN系統,建立了—個簡單的“一站式”存取平臺,支持管理和獲取加拿大圖書檔案館的全部藏品,實現智能化、數字化和實體化。這將會給使用者提供無縫的、集成的檢索途徑,不僅能查找多種載體形式的文獻,也可以檢索該館在加拿大國內合作機構的館藏。為政府的信息管理提供方便,并增強對加拿大文獻遺產的公共獲取,搜集和保存加拿大各種形式的文獻遺產。[4]

3、基于公共圖書館檔案文化建設的探索

我國開展圖書檔案數字化融合服務的實踐寥寥無幾,不少圖書館、檔案館名義上是一個機構,但兩張皮現象仍然廣泛存在。鑒于保存國家文化遺產、傳承中華文明已經成為重要的國家使命,參考發達國家已有的諸多實踐,相關部門聯合起來開展圖書檔案數字文化資源的無縫獲取工作已經勢在必行。

3.1、我國圖書館與檔案館現狀

著名圖書館學者周文駿認為,圖書、情報、檔案等都是以文獻信息為基礎而形成的產物。圖書館和檔案館收藏的各類文獻同屬于文獻信息學范疇,都具有信息性.都是重要的信息資源。但因存在概念、內容、存在形式、學科構成、館藏利用等方面的差異,導致圖書館與檔案館的完全分離。隨著信息化的發展,圖書館與檔案館合并未必不是—件好事,館藏檔案信息資源的作用沒有充分發揮是目前制約檔案事業發展的一大問題,如果檔案、圖書部門合并,利用圖書界已有的運行模式、信息技術及信息意識,一定可以推進檔案信息資源的利用工作,尤其是面向社會的檔案利用工作。據了解,目前國內也有圖書館與檔案館合并的案例,如天津泰達圖書館檔案館、東南大學成賢學院圖書館檔案館、江南大學圖書館檔案館等。但從網站、資料上可以看出,圖書館與檔案館合并后依然是屬于兩個獨立機構,相互之間的工作并無交叉。

3.2、圖書館檔案文化特色建設實例

3.2.1、國內圖書館、檔案館的共建共享。在檔案館和圖書館的館藏空間因不斷增加的文獻而日趨緊張的情況下,通過科學論證,明確二者收藏的范圍,協調收藏內容就顯得十分必要。如檔案館重點收藏的是政務文檔、人事檔案、科技檔案、財務檔案等,圖書館則可設立專門的特種文獻閱覽室,將科研論文、專利文獻及非公開發表的學術論文和會議論文等復制后放在該閱覽室直接供用戶利用。

例如,超星數字圖書館就吸納了已有的檔案信息數據庫的內容,建立了國家檔案文獻庫,劃分為中國清史檔案文獻、民國史檔案文獻、中國革命史檔案文獻三個類別。收藏了中央檔案館、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的重要檔案文獻,內容包括從明清至1995年期間最有權威性的150多萬頁的重要檔案文獻資料,在檔案信息化方面邁出了可喜的一步。

3.2.2、引進圖書檔案管理系統。圖書館和檔案館的協作共建可應用清華同方開發的RFID圖書檔案管理系統。該系統由五部分組成:一是數據中心,對圖書檔案管理信息集中進行儲存和處理,由中心數據服務器和管理終端組成;二是內務管理系統,完成圖書檔案信息RFID標簽的統一制作以及對新建圖書檔案裝入RFID標簽等工作,由管理終端和標簽發行/打印終端組成;三是流通管理系統,管理員在用戶借出時在標簽內寫入相關信息,在用戶歸還時檢驗圖書檔案,并驗證RFID標簽內信息;四是查詢系統,使用管理終端和手持機可以方便地查詢每一件圖書檔案的位置;五是系統管理,對系統功能和權限設置、帳號管理等,使用該系統可大大提高管理效率。[6]

3.2.3、圖書館特色建設中的家譜檔案利用。家譜檔案是圖書館特色的一個基本標志,也是圖書館建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一個民族優秀文化的縮影,更是讀者和廣大科研工作者今后值得深入研究的方向。家譜記載的內容十分廣泛,對促進學術研究,加強教化,尋根認祖,進而構建和諧社會等均有著重要作用。家譜是我們的國粹,是對中華民族文化的一種有效傳承。家譜可以彌補正史所沒有涉及的內容,通過家族、家承、家規、家學力量來解決很多問題。家譜屬于傳統文化的范疇,是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的真實寫照。編寫家譜的歷史由來已久,早在西周時期發端,但多為官家所修,直到宋代,民間編修家譜才日趨繁盛。歷史上,家譜是一種家族制度規范,它能夠規范人倫,修正人心,是對社會制度和道德的一種重要補充。編修家譜可以承續傳統文化,重溫前人的優秀文化,這對構建和諧社會,實現中國夢也是大有裨益有的。在圖書館中增添家譜檔案資料,對于弘揚愛國主義精神、構建和諧社會,具有巨大的意義[7]。這也是圖書館檔案文化建設的一個極具意義的特色項目。

4、經驗和啟示

通過對歐美發達國家圖書館、檔案館協同服務實踐的分析,根據目前我國圖書館、檔案館的管理體制、現狀,以及我國現有的一些基于圖書館檔案文化建設的探索,可考慮建立一種最容易發展、也最適合我國國情的模式,即:它既是圖書館,也是檔案館;既收藏檔案、圖書,也收藏其他情報信息,對它們進行統一管理,提供利用。

4.1、新時期圖書檔案的數字化

數字環境的影響已經深入到社會科學的各個領域,國外的學者和機構已經意識到這種挑戰,并以此為契機開展網絡化的合作,幾乎每個項目都開通了網站,提供文化資源,供用戶使用。在公共數字環境下,圖書館和檔案館都面臨著數字資源長期存取的課題,在各自領域都進行著大規模的數字化建設,缺乏跨領域、跨部門的規劃進行協調,容易導致資源配置的失效和浪費。我國還沒有國家層面的圖書館、檔案館合作規劃,國家文化部可以牽頭或委托國家圖書館、國家檔案館著手相關合作規劃的調研和起草。中國檔案學會和中國圖書館學會應該成為主要的倡議者,并號召更多的團體加入進來,共同傳承中華文明。[5]

4.2、實現圖書資料檔案的信息化管理,提高資源的共享性

實現圖書資料檔案的信息化管理,用戶可以通過網絡瀏覽到自己想要的圖書資料和檔案。只要有網絡,就可以隨時隨地的登錄到電子數據庫去瀏覽,這樣也就極大限度的為人們使用圖書資料檔案提供了便利。網絡作為一個開放的世界,用戶可以對與圖書資料檔案發表自己的觀點,在網絡上進行討論,擴大了以圖書資料檔案作為載體的知識影響力。此外,由于網絡資源的便利性,用戶利用的某些圖書檔案資料不再需要提供紙質書,也就降低了紙質書的損害程度,從另一個方面來說既節約了紙張,又起到了良好的資源保護效果。

我國圖書館在長期的封閉發展過程中,形成了割裂的局面,各類型的圖書館各自管理、不相往來,這也就導致了圖書資源、網絡資源的重復采購,造成一些資源的封閉使用,沒有充分發揮其利用率,也不利于讀者的選讀和利用。為了實現圖書館的圖書資料檔案的信息化管理,應該加強與其他圖書館、檔案館、公共館和科研館的聯系,實現各類型的圖書館圖書、檔案資源傳遞、資源共享,為社會大眾讀者提供綠色服務通道。

4.3、促進圖書館檔案工作人員的專業化發展

專業發展是當前世界各國十分關注的—個現實問題,隨著西方各國有關圖書館知識管理等現代化管理理念的不斷興起,圖書館檔案工作中的專業化發展需求日益凸顯出來。檔案工作是圖書館工作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社會教育領域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而圖書館人員是圖書館與讀者之間的橋梁和紐帶,是圖書館信息產品的收集者和加工者,更是圖書館信息庫的建造者和維護者。

隨著時代進步,傳統方式的圖書館管理理念已不符合現代社會的發展,當代圖書館檔案人員不僅需要有尊重檔案、尊重歷史、實事求是的務實精神和遵守法律、嚴守機密的職業道德情操,而且需要掌握檔案專業知識、基礎知識、相關學科知識;既懂技術,又具有較高專業水平及外語、計算機技術的復合型館員,以此促進其專業素養的提升和圖書館服務的現代性和多元性。因此,在圖書館檔案工作中充分調動主體因素,切合實際完成檔案管理工作,才能更好地為讀者服務。

 

參考文獻:

[1]The Library of Congress strategic plan-fiscal years 2011-2016[OL].[2012-02-O5].http://www.1oc.gov/about/strategicplan/strategicplan2011-2016.pdf.

http://d.g.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ltsj201130045.aspx

[2]世界數字圖書館章程[EB/OL].[2013-02-01].http://project.wdl.org/about /charter /charter-zh.doc.

[3]李農. 歐美圖書館、博物館、檔案館館際合作趨勢[J].圖書館雜志,2008,27(8).

[4]丁建琴.淺析圖書館與檔案館合并模式[EB/OL].蘭臺世界,2011(30).

[5]張衛東,趙紅穎,李洋. 歐美圖書檔案數字化融合服務實踐及啟示[J].圖書情報工作,2013(6).

[6]朱萍. 讓高校檔案館"熱"起來——對高校檔案館與圖書館協作共建的探討[EB/OL].檔案學研究,2009,107(2).

http://d.g.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daxyj200902018.aspx

[7]吉素麗. 淺論家譜檔案利用與高校圖書館特色建設[J]. 遼寧師專學報(社會科學版),2013(4) .

[8]李姝. 淺談圖書資料檔案信息化管理的優勢[EB/OL]. 黑龍江科技信息,2013(9).

http://d.g.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hljkjxx201309130.aspx

[9]張兵.圖書館管理與實務[M].沈陽:遼寧大學出版社,2007.

[10]向實,劉晨.圖書館知識管理[M].杭州:浙江大學出版社,2006.

[11]段偉.試論圖書館與檔案館酌協作共建[J].情報探索,2007(7).

[12]Yarrow A,Clubb B,Lynn J.Public libraries,archives and museums:Trends in collaboration and cooperatio[R].Hague:IFLA Professional Reports,2008:108.

[13]肖希明,鄭燃.國外圖書館、檔案館和博物館數字資源整合研究進展[J].中國圖書館學報,2012(3):26-39.

[14]林愛鮮.檔案館與圖書館信息檢索系統的影響因素比較[J].蘭臺世界,2012(29).

[15]朱學芳.圖博檔信息資源數字化建設及服務融合探討[J].情報資料工作,2011(5): 57-60.

[16]宋陽.對家譜檔案的再認識[J].濰坊教育學院學報,2011(11):60-62.

[17]史光明.關于數字化圖書館建設的思考[J].寧夏大學學報,2002(3).

[18]段勇.美國博物館的公共教育與公共服務[J].中國博物館,2004(2)

[19]趙紅杰.試論我國檔案館、圖書館、博物館的協作與共建[D].2009

作者簡介:

王瑞旬,蘭溪市圖書館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