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檔案文化 > 歷史追蹤


馬寅初在1937

2015-05-04 信息來源:中國檔案咨詢網 瀏覽次數: 字體:[ ]

馬寅初在1937

 

記者 徐迅雷

 

馬寅初

檔案索引
    193779日,馬寅初先生在廬山給杭州的老朋友、銀行家金潤泉寫信,告知他七月四日抵廬,現住牯嶺火蓮院趙澹園,家眷同來,天天跑山。已于昨日開講;委托他致函江山縣商會,代為覓宿所(日期約在八月二十八九日)……”這封重要信函,現珍藏于浙江省檔案館,后收入《馬寅初全集補編》一書。
    193777盧溝橋事變發生前,馬寅初攜家眷上廬山,有兩件要事:一是參加蔣介石召開的廬山抗日談話會,二是為蔣介石所辦的廬山暑期訓練團授課。
    

    直言而至,直道而行。雖千萬人吾往矣!
    蘇世獨立,橫而不流。受命不遷生南國兮!
    1882624日午后,馬寅初誕生在浙江紹興府嵊縣浦口鎮一釀酒世家。南國初夏,天地溫暖。這是馬年、馬月、馬日、馬時,在馬家發生的大喜事。五馬齊全,給后頭帶來了真正的馬首是瞻
    百年過去,1982510日下午,馬寅初走完了整整一個世紀風云激蕩的傳奇人生,享年101歲。
    
飛峙的廬山
    “一山飛峙大江邊,躍上蔥蘢四百旋。毛澤東在1959年夏天登上廬山暢快賦詩時,已有盤山公路;馬寅初當年上廬山,可要步行爬山,或者坐轎子上山。
    19376月,馬寅初接到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在23日發出的一份《請柬》,文縐縐的措辭說:廬山夏日,景候清嘉,嚶鳴之求,匪伊朝夕。先生積學盛名,世所共仰,汪蔣二公,擬因暑季暢接光華,奉約高軒,一游牯嶺,聆珠玉之談吐,比金石之攻錯……”云云。這是邀請馬寅初上廬山,參加蔣介石的抗日談話會,地點在牯嶺火蓮院傳習學舍。牯嶺是廬山上的小集鎮,一座公園式的美麗的云中山城,到這里還真不是為了一游
    此時距離盧溝橋事變爆發尚有兩周。然而形勢逼人,有識之士早已見到日本擴大侵華的端倪。在193711日,馬寅初就發表了《中日問題》一文,認為中日兩國土壤接近,同文同種,皆有特殊之便利,本可通過正常貿易,共存共榮;而日本所采策略,方法拙劣;日本以武力侵略中國之程度愈深,則英、美、蘇俄等國抗日之結合亦必愈固
    作為敏銳的經濟學家,馬寅初早就洞見中日必有一戰,他對中國戰時財政進行了科學的分析和預測,認為已有財政制度不利于戰爭,提出了未雨綢繆的戰時政策。
    蔣介石邀請各界名流到廬山座談抗日,馬寅初當然樂意前往。他在74日乘馮玉祥的專車抵達廬山。文教界上了山的名流還有:浙江大學校長竺可楨、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北京大學校長蔣夢麟、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北大文學院院長胡適、中央研究院總干事傅斯年、商務印書館總經理王云五等等。
    717日,在158人出席的談話會上,蔣介石發表了載入抗戰史冊的抗日宣言:如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
    而據《周恩來年譜》記載,蔣不允許當時在廬山上的周恩來、林伯渠、博古出席談話會,實質上仍不允許中共公開活動
    馬寅初參加經濟組座談,討論戰時財政與金融問題;人人暢思暢言,各論精彩紛呈,馬寅初作了詳細的筆錄,并整理成文,其結論說,要與敵人作長期之抗戰,蓋能犧牲而后始能生存,世界上決不能有不肯犧牲而得茍安之族也
    由于形勢的急劇變化,他原定828日至29日的江山縣之行,是無法如期成行了。這個月初,浙江省抗敵后援會成立,馬寅初、竺可楨都成為后援會的委員。
    到了12月,馬寅初再次出席廬山談話會,討論戰時財政問題。那時山居生活,非常簡樸清苦。馬寅初的外孫女壽紀瑜在《憶1937年與外公在廬山》一文中記述:
    秋天,家里開始為前線的抗戰將士制作棉服。山間雪來早,隨著天氣轉涼,空中飄起大雪,到處是白茫茫的一片,出行腳上套著草鞋。我印象中,外祖父過日子本來就比較節約,這時居山已久,更要精打細算。為了我們上學路上遮擋雨雪,家里買來油布為我們縫制雨衣。那時的油布又粗又厚又硬,母親縫破了手。我穿著自制的雨衣上學,甚至被有的同學取笑。進入冬季,山上的物資也日漸稀缺。為了節約開支,我們還搬了家,餐室內唯一的一爐煤火不旺,寒氣襲人。時局的發展,國土的淪陷,無不增添外祖父的憂慮。隨著歲暮的臨近,他已經在著手去重慶的準備工作了。
    1937年年末,馬寅初離開廬山,經武漢轉赴陪都重慶。一路所見,國破山河碎,國將不國的悲憤直涌心頭。
    據商務印書館出版的《馬寅初年譜長編》(徐斌、馬大成編著)所載,10月馬寅初從廬山回了一趟杭州,將一套江西景德鎮專燒的白陶茶具,贈送給杭州老友,告知將隨政府遷都,囑老友留杭維持青年會,并約定抗戰勝利之日,以此茶具泡一壺濃濃的西湖龍井!
    
飛揚的講臺
    1937年,馬寅初56歲,正是一匹成熟健壯的千里馬。他上廬山,不僅是開會,而且要授課。蔣介石在廬山所辦的暑期訓練團,比較有名,它始創于19337月,那時叫廬山軍官訓練團。早期大規模訓練軍事干部,主要是為剿共服務;西安事變之后,繼續舉辦暑期訓練團,主要是為抗戰培養軍政干部了。訓練團由陳誠擔任教育長,時任湖北省政府主席的黃紹竑擔任訓練總隊長。請馬寅初來講授戰時經濟課,那是最佳選擇。他研究經濟學,最是學以致用。
    在馬寅初一連串的頭銜——經濟學家、教育家、人口學家和社會活動家等等之中,排在頭一個的向來是經濟學家。馬寅初1907年赴美國留學,本科就讀耶魯大學,碩博在哥倫比亞大學研讀,碩士論文是《中國的國家稅收》,博士論文是《紐約市的財政》(中譯本見《馬寅初全集》第一卷第一篇)。《紐約市的財政》一直被認為是標準著作,由哥倫比亞大學出版后,成為本科生教材。
    1914年年底,他謝絕哥倫比亞大學任教的邀請,離美返國。
    歸國后不久,他任教北大,很快成為中國經濟學界的巨擘,著作等身;曾長期主持我國最早的經濟學研究團體——中國經濟學社。他的講課,口無遮攔,激情飛揚,北大學生有個著名說法:聽馬校長的課,坐前排的要打傘。
    馬寅初的講臺,遠不止在教室,他在社會上有大量精彩演講,產生過巨大影響,尤其是戰時演講。他還在立法院的陣地上發表主張、針砭時弊,這更為直接。作為立法委員,他執掌財政委員會;在1937年這一年里,從18日出席立法院第4屆第86次會議開始,到他赴廬山之前,已是出席到第109次會議了。隨著抗戰的深入,各種問題日益暴露出來,馬寅初直道而行的批評,在1940428日于重慶大學禮堂舉行的中國經濟學社第十五屆年會上達到高潮——
    馬寅初在報告中揭露、抨擊孔祥熙、宋子文勾結陳光甫等大買外匯、大發國難財,現國家不幸遭強敵侵略,危險萬狀,而保管外匯之人,尚逃走外匯,不顧大局,貪利無厭,增加獲利五七千萬元,將留為子孫買棺材!與會的陳嘉庚在回憶錄中說,馬君發言時,面色變動,幾于聲淚俱下,激烈痛罵,其勇豪爽,不怕權威,深為全座千百人敬仰!” 
    蔣介石獲知消息后,要讓馬寅初前來面談,馬寅初說:不去!要我去,除非憲兵來請!
    結果一語成讖,年底真的是憲兵團團長親自來,堅持批評立場的馬寅初自此被軟禁,進了貴州息烽集中營,跟張學良成了相鄰而不能相見的難友;后又輾轉多地,直至1942824日才返回重慶家中,但人身自由仍受限制。
    蔣介石活生生地把愛國民主人士馬寅初推向了自己的對立面。民主自由,同心勠力;專制獨裁,離心離德——這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一樣,這是一個常識。而同周恩來的一次次接觸,讓馬寅初改了初心,與國民黨陣營漸行漸遠。
    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馬寅初畢生都是這樣的人。由此不難理解,為什么1957年他發表《新人口論》、提出控制人口而引發全國批判狂潮、恨不得給五馬齊全的他來個五馬分尸時,他依然固執真理,將抵抗進行到底,決不低頭。馬寅初是個擁有原子彈能量的人,而且他把引信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天地良知——馬寅初傳》作者徐斌在后記中感慨:他一生在不同時代始終守望的獨立思考、言論自由和公開批評價值,正是國民精神中最稀缺的元素。
    這就是南開校長張伯苓所言的允公允能,這就是自由志士真正的雖千萬人吾往矣

 

飛走的竹屋
    1937年夏天,馬寅初在去廬山之前,住在杭州法院路34號的竹屋。這是他在上一年購買的住宅,是一幢漂亮的三層樓小別墅。竹屋名稱只與前主人的名字有關,與毛竹并無關系。如今法院路改稱慶春路了,竹屋也成了馬寅初紀念館,門前豎起馬寅初先生的大理石雕像,漂亮。
    193712月杭州淪陷后,馬寅初的竹屋被日本侵略軍占據,在杭憲兵司令部就駐扎在里頭。這是竹屋第一次易手飛走,這是歷史的恥辱。
    隨著8年抗戰的勝利,竹屋也跟著光復,回到馬寅初手中。19498月至1951年馬寅初就任浙江大學校長期間,當時就住在竹屋里。
    后來文革開始了,竹屋跟馬寅初共命運、同起伏:
    19668,杭州市下城區房管所紅衛兵入駐竹屋;該所致信馬寅初,令其上繳房子、交出房契。1967年年初,馬寅初又收到該所紅衛兵函,開頭以吸血鬼稱呼,勒令交出房產。8月,馬寅初致信浙江省副省長吳憲,要求將法院路34號房產上繳給國家。由此竹屋真的飛走了,不再屬于馬家。次年清明節,嵊縣多所中小學師生數千人,舉著三忠于旗號,來到馬家墓地,將馬寅初父母等的墳墓悉數炸毀;8月,老家浦口的故居房屋亦被沒收。這,是《馬寅初年譜長編》所記錄的文革非常時期的尋常事。而不尋常的是,1969年和1970年兩年,年譜下面留的是空白,只有四個字:閉門不出。這是馬寅初先生沉默中給歷史開出的天窗
    被顛倒的歷史終究都要顛倒回來。19797月,98歲的馬寅初獲得全面平反。新華社消息說:實踐宣布了公允的裁判:真理在馬寅初一邊。
    1982510日,馬寅初逝世之際,16歲、生肖為馬的我正準備迎接高考,那時壓根就沒聽說過馬寅初這名字,哪里曉得先生的百年生涯,經歷過大清帝國、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那樣縱橫捭闔,是如此波瀾壯闊。

 

分享到:
0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