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檔案文化 > 歷史追蹤


沙峧大隊婦女下海生產照片簡介

2018-10-24 信息來源:浙江檔案局 瀏覽次數: 字體:[ ]

 

沙峧大隊陳雪春(中)上漁船見習

在漁船下海見習的沙峧大隊姑娘們

1978年3月8日,沙峧大隊“三八”婦女號機帆船下水

沙峧大隊婦女下海生產照片簡介

葉君劍/浙江大學中國近現代史研究所

張燕兒/舟山市檔案局

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大量農村婦女開始走出家庭,參與到勞動生產中。舟山地區作為全國最重要的漁區之一,不少婦女響應黨和政府的號召,下海捕魚生產,給海洋漁業發展帶來了新氣象。舟山市檔案館珍藏的一組70年代中后期普陀縣蝦峙區柵棚公社沙峧大隊婦女下海生產的照片(葉文清拍攝),生動形象地展示了我國當代海洋漁業發展中的一段特殊歷史。

1975年10月,沙峧大隊黨支部書記莊和昌從山西省昔陽縣大寨大隊、遼寧省長海縣獐子島參觀回來以后,介紹了當地婦女參與勞動生產的先進事跡。受到鼓舞后,該大隊黨支部委員、民兵連長陳雪春和來自沈家門鎮的下鄉知青謝勤等幾位姑娘向黨支部遞交了“下海請戰書”,其中寫道:“沙峧女青年要做新時代的女漁民。我們有決心、有勇氣迎著大風大浪,為舟山漁島婦女闖出一條路子來,為創建社會主義大漁業作貢獻。”大隊黨支部迅速決定組織女青年下海捕魚,在陳雪春的帶動下,大隊中有五六十名姑娘報名參加。消息傳開后全島轟動了,有人說:“靠女人捕幾條魚發展集體經濟,這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還有人說:“女人上屋屋要塌,女人下海船要翻。”但姑娘們不為所動,頂住了壓力。1975年10月17日,大隊黨支部決定陳雪春、謝勤等10位姑娘首批下海捕魚。

之后的3年里,沙峧大隊的姑娘們經歷了生活關、暈船關、技術關等一系列考驗。船上空間狹小,但有20多名船員,為了避嫌,謝勤等幾名姑娘住在較為隱蔽的后艙,陳雪春住在飯間后面,男船員則住在前艙和中艙。姑娘們和男船員一樣身穿勞動布衣、油布褲,再套上油布襤,一天到晚忙于起網、理魚。船上淡水寶貴,洗澡是一種奢侈,姑娘們不得不忍受渾身的汗臭,還要忍受滿船的魚腥氣、鹽鹵臭。大海上風大浪大,剛上船時姑娘們被晃得行走困難、坐立不安,有的甚至像魚鲞一樣趴在艙板上。更為嚴重的是,在下海頭幾天就遇到了七級大風,姑娘們連續幾天暈船,吃了就吐,但她們堅定與困難作斗爭的決心,摔倒了就爬起來,一邊嘔吐一邊干活,逐步克服了暈船。海上作業的危險系數較高,在一次生產中一位同伴不幸落水遇難,姑娘們的父母非常擔心自己女兒的安全,要求她們回來,有的姑娘思想上產生了波動。于是陳雪春主動找姑娘們談心,并挨家挨戶做通了家長的思想工作。對于生產知識與技術,姑娘們一開始都一竅不通,只能在實踐中學習觀察天氣變化,熟悉山頭、暗礁,了解魚類習性與魚群規律,使用魚探儀和駕駛漁船等。但是姑娘們都有股不服輸的鉆勁,尤其是陳雪春,她刻苦鉆研,將學到的經驗知識一一記錄在本子上,一有空就琢磨,3個月基本學會了掌舵。沙峧大隊的姑娘們最終適應了漁船上的生活,并逐步掌握了海洋漁業生產知識與技術。大隊黨支部專門為姑娘們造了一對機帆船,命名為“三八”婦女號。1978年3月8日,沙峧大隊“三八”婦女號機帆船正式下海,船員主要為22名年輕姑娘,其中陳雪春擔任網船老大、謝勤擔任偎船老大,另外還有幾名經驗豐富、技術精良的男船員為姑娘們“壓陣”。在隆重的出征儀式上,當時的舟山地區領導高子成親自為“三八”婦女號出征剪彩。彩帶飛舞、汽笛長鳴,姑娘們揮手作別岸上的親友鄉鄰,登上舷梯。漁船徐徐離開碼頭,破浪而去。在下海第一年,“三八”婦女號就旗開得勝,獲得了豐產。

沙峧大隊“三八”婦女號網船老大陳雪春

沙峧大隊“三八”婦女號機帆船

沙峧大隊陳雪春等人下海捕魚的事跡,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新中國成立后女性地位的變化以及舟山地區海洋漁業生產領域的性別革命。

在傳統觀念中,婦女上漁船被認為是不吉利的。舟山解放以后,政府開展移風易俗運動,大力破除漁區的迷信思想,并積極動員婦女下海。1956年9月5日的《浙江日報》就報道了沈家門荷葉灣漁業社副主任、共產黨員張瑤琴帶領4名女社員與男社員一起下海捕墨魚的事跡。桃花島上的姑娘謝素英從16歲開始就在堂伯父帶領下學習捕魚技術,2年內就學會了,還學會了駕駛漁船。她在1955年墨魚汛時技術被評為五分,分到110元錢;1956年墨魚汛時擔任中艙搖櫓、放網,技術被評為八分,相當于一個熟練的男漁民。1958年,舟山專區有389名婦女參加了冬汛下海捕魚,有6000名婦女進行海帶養殖生產,有3900名婦女從事近洋生產,此外培養出女船老大18名、女輪機手48名。從1954年開始,浙江在舟山開展了機帆船試驗,并于1955年獲得了初步成功。機帆船速度快、安全性高,還能減輕漁民的勞動強度,為婦女下海捕魚創造了更加優越的條件。

1957年,岱山縣衢山區女青年王惠菊找到石子門漁業社黨支部書記洪勝利,堅決要求隨船下海捕魚。洪書記和社長戴如慶商量后,同意她下海試試,并作為典型來培養,將她安排在衢山第一對機帆船上。消息傳出后一時議論紛紛,出現許多閑言碎語。王惠菊不顧壓力,開船那天從家里取了幾套舊衣褲、一條舊棉被,跟著鄰伯陳阿春來到船上。在克服暈船難關后,她就開始煮飯、燒菜,幫船員洗衣服、釘扣子,還去拔網。漁船回港避風時,她把船員們的臟衣服收集起來,挑去清洗。王惠菊十分渴望成為一名輪機手,所以一有空就鉆進機艙和輪機手們一起擦機器、幫老軌管機器。王惠菊的事跡為廣大青年婦女向海洋進軍樹立了榜樣,許多婦女紛紛要求下海捕魚。1958年,王惠菊榮獲第二次全國青年社會主義建設積極分子獎章,赴北京出席表彰大會,受到朱德委員長的接見。同年,上海天馬電影制片廠以王惠菊等舟山下海婦女的事跡為題材,拍攝了電影《千女鬧海》。

岱山縣南峰漁業社的婦女勤儉持家,她們籌集閑散資金,積極支援漁業發展。從1957年冬開始,女社員們集資了66719元建造了1對機帆船,命名為“勤儉號”(一般口頭上稱為“婦女號”),并在1958年6月2日正式投入大黃魚汛生產,當年有7名婦女上船生產,年底“勤儉號”漁獲量達512噸,創造了舟山第一對船年產量超萬擔的紀錄,震動了整個舟山漁場。

雖然時代已經遠去,但舟山婦女們掀起的這場海洋漁業生產革命,在人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值得我們銘記!

圖像見證歷史。舟山市檔案館珍藏的這組沙峧大隊婦女下海生產照片展現了中國當代海洋漁業發展中的一段特殊歷史,其價值不言而喻。2014年,市攝影家協會原主席葉文清向市檔案館捐贈了其拍攝的反映舟山地區城鄉建設、生產生活、風土人情等方面的照片,時間跨度為1971年至2010年,照片總數近4萬張,其中一組照片專門反映舟山地區婦女下海捕魚。2016年,市檔案館組織力量對這批照片進行性搶救保護,目前已完成20世紀70年代近5000張照片的整理和數字化加工,為下一步開放與利用打下良好基礎。(《浙江檔案》2018年第9期)

 

 

分享到:
0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